你在这里

数学文化--后记

主标签

后记

我极力赞美数学,还因为我在实际生活中,在我多年从事(近20年)的行政管理中,我深深体会到数学对我的教育,数学对我的帮助.虽然我所懂得的数学是极其有限和肤浅的,但也就是这些很普通的数学使我对生活、对人生、对工作能产生一些特别的感受.

我对科学、对真理,对那些特别有学问的人,毕恭毕敬.不仅如此,我对普通的人的尊重也与数学的教育有关,因为尽管数学有其神秘的一面,却又是从最简单的事实开始的,因为许多数学家尽管也可以称之为天才、超人,但几乎都有凡人的一面.他们对待真理、对待大众都是虔诚的(例外的情形是罕见的).

在我的行政工作中,几乎处处都是求极值的问题,这也是数学的修养给了我这种感觉.政务、党务、教学、研究,我同一时期内总是多项工作在身,运筹和设计的思想自然也帮了我很大的忙.

数学公理的精神能使我自然地思索教育中最基本的概念和原理.虽然不很精确,但是,我时刻搜寻机遇,而且大体地估计一下同时出现的一些机遇有多大的概率变为现实,简单的概率计算就能帮助我判断,是串行还是并行的方式能够提高事件成功的可能性.数学不仅教我学会关心和尊重,数学也给了我许多的自由.我一直认为我智力平平,数学却告诉了我许多思维的办法.

当然,数学教育是我一生中最热爱的事业之一,我讲授过十多门数学课程,每门课程都给我带来愉快,而我讲课的目标之一就是让学生愉快.教育并不总是在让学生认知,教育在很大程度上是让学生欣赏,只有这样,才有最佳的教育效益.

如果说我写这本书是力所不及的,不够格的,这决不是谦词.甚至,我认为我对数学充其量还只知道一点皮毛,这也是事实.

写这本书时,我主要参考了《数学家谈数学本质》(J . N. Kapur),《数学·科学·哲学》(孙小礼),《数学与文化》(邓东皋等),《数学中的美》(吴振奎等),《面向21世纪的中国数学教育》(严士健主编),《文学中的数学》(欧阳维诚),《数学方法论选讲》(徐利治),《数学与哲学》(张景中),《数学与经济》(史树中),《数学与语言》(冯志伟),《数学与教育》(丁石孙等),《数学与社会》(胡作玄),《古今数学思想》(克莱因),《数学与文化》(齐民友),《数学与思维》(徐利治等),谨向有关作者致谢.

衷心感谢杨叔子院士,他鼓励我,极力要我写这本书.衷心感谢高等教育出版社的张丽娜、李陶等同志,他们在我几次表示不能胜任的时候给我信任.还特别感谢李陶同志帮助我校正和纠正了一些专门名词和引语上的不当和错误.

写这本书,取材难,编排难,谈出几个有价值的观点来更难,我无意拿“难”字做“挡箭牌”,相反,这肯定了书中缺点、毛病乃至错误的避免也难.敬请批评指教.

作者后记于

长沙岳麓山下